迟晤

反派角色

杂食动物 胡歌中心

攻控

一个少女 污黑宠画风

【蔺晨单人】北斗

最爱阁主月白清风为一人重情重义

雪中行:






我为医者,须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愿普救众灵之苦。






蔺晨一直觉得自己这个阁主当的蛮失败的。


人家的世界观里各种阁主坊主宫主高贵冷艳邪魅妖娆脚一伸跪一排手一抬死一片,结果到了自己这就成了一个天天追着别人天南地北跑的胖医生,琅琊阁晓天下事的阁主什么的好像倒成了副业。


还治愈率为零,尴尬。


不过看看他那个成天作死作得不亦乐乎的患者,蔺晨还是觉得自己已经够称职了,顺带心疼一记廊州总舵的那些人。


再怎么包罗万象无所不知,琅琊阁毕竟装逼地建在深山里,遗世独立飞越山涧,由山道上望去是精巧的空中楼阁。


是人都没有脑后眼。它真正的根,扎在廊州。


江左盟的总舵外围由大小建筑围墙圈成一个圆形, 意愿德行无缺,通外共有八条长街,以求八德圆满。里头是议事礼厅与各位长老舵主等起居之地,更就山势起成一座小筑,清丰俊雅,是梅长苏在廊州的居所。但蔺晨打天上飞过去的时候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地方就像只蜘蛛。圆身子,八条腿,聚义堂对着嘴,会友台是毒腺,派出去的人五湖四海,织成一张天网。


当然直说了之后他就被扔出去了。






于是蔺晨当晚爬着窗子又翻了进来,揪着梅长苏的头发嘲笑吃相真难看哈哈哈哈哈你造吗你跟那个毛茸茸的母蜘蛛一个德性大牙一动一动的。


梅长苏把自己刚洗的头发从他掰过窗框的手里抢救出来,丢过去一个眼风,来来来过来让我啃一口咯。


他梅长苏就是一只细脚伶仃的长踦蛛,明明脆皮得要死还非得伸手去挑拨离间,关键时刻还让他背锅。对于这种行径蔺晨并不想讲道理,绷着一张胖脸死命往药煲里加黄连,反正清热解毒吃不死人黎刚甄平又不懂,然后看着那个故作高冷的人苦得纠成一团。


非常地有成就感。


飞流看着他跟看烤焦了的酥饼一个表情。去去去,小孩子你懂什么。


别这样说飞流,我们飞流多乖呀是不是。


乖什么呀也就你觉得他乖。蔺晨咬着从飞流嘴边上抢下来的芝麻杆,这脾气跟你刚被我爹捞回来的时候一模一样的,大白毛气鼓鼓的一摸就炸吱儿哇乱嚎的那种。


然后他又被扔出去了。







南斗延生,北斗判死。


蔺晨曾经放了鸽子问他不知道浪去哪儿的爹为什么要救这个祸害回来,然后一扭头躲过个高速飞来的枕头。梅长苏头发蓬乱毛躁宛如一个泼妇,死胖子我装逼用的笛子是不是又被你拿去撩妹了!


当然并没有。


冰冻焦火,又高处坠落,骨肉都打散过好几遍,早就是内内外外千疮百孔。皮肉里的伤口可以上药,内脏上的疤痕只能一碗碗药灌下去,然后盼着它自己愈合。平日用药都要千般斟酌,何况是一管经年累月浸满药气的玉笛。


被他藏了起来。


蔺晨也不指望一只鸽子就能逮着老阁主,他爹也不是言老侯爷那么心里藏事的人。


老阁主当年出手救下那赤焰少帅,除了有一层故旧的情分在,还是因为他看见了北斗九星中一向隐匿的那两星。烽火焚烧又天降暴雪,梅岭的夜空晴朗得不似红尘,七万人挤在这里,谁知道洞明隐元为了谁而现身,老先生偏偏认定了是面前雪地里半埋着的那一个。


于是千地蛛连,麒麟现世白衣焚天。






蔺晨也不是没想过罢工,毕竟在琅琊阁是别人求他,到了这儿轮到自己上手收拾那祖宗了是几个意思。


不过这种念头早就在小时候被他爹给打跑了。


蔺老爷子是医生,揍起人来倒是毫不手软,一边抽还一边叨叨着人命关天哪能儿戏,直到他屁股开花,再拿两罐活血化瘀的药酒来,坐在旁边一边唠叨一边给他揉屁股,手劲说不出的适中,都不知道最后是被唠叨睡着的还是被揉睡着的。大概是医生做久了,自己下手捶的伤也忍不住要去治,这点蔺晨随了个十成十。梅长苏是他给动的刀,是他给看了十二年,是他给送下山,是他给一步步抬起来直到手眼通天,现在把自己作到只剩一口气,还是他千辛万苦跑来收拾烂摊子。


梅长苏苍白如死仰卧在床上,满床头喷射状的血斑。门外戳着飞流黎刚甄平一大票子人,当今水牛圣上都恨不得过来守着,宫里静太后都要急飞了。人命关天,你梅长苏的命可当真是要上天了啊,要是我真把你治好了,那全天下的金银财宝还不随着我挑。


但我想要的从来就不是这样的天。




蔺晨打开布卷,抽出了里头的第一根针。


此命由我不由天。


end


——————


亲友群里在讨论各种职业90和现在的各种对比
回头瞅了瞅自己永远死在90的超大胸花哥忽然心酸
感觉90后期真的是毫无道理的不带花奶玩啊
于是有了这个玩意儿
五奶王者离经易道!此生无悔入离经!!!
【虽然我好像是个明教……】
【所以这一篇跟奶花有什么关系???】
【不要在意那个白衣焚天】
……很好码完就拉肚子了,心疼地给自己一个利针。

评论

热度(48)

  1. 迟晤雪中行 转载了此文字
    最爱阁主月白清风为一人重情重义